芜湖日报
2019年11月14日
第WBA12版:新闻110·警戒线

朋友间借用信用卡 性质如何认定

2018年5月至6月间,黄某借用曾某的信用卡消费累计达10万元。7月1日,黄某给曾某出具了一张欠条,并承诺信用卡欠款由黄某负责偿还。曾某在黄某未及时还款时,归还了上述信用卡透支欠款,后双方无法协商一致,曾某遂起诉要求黄某偿还10万元本息。

法院经审理认为,黄某与曾某之间属于正常的信用卡出借,且不存在恶意透支情形,曾某已归还信用卡透支款项,应认定曾某与黄某之间存在合法的借贷关系,遂判决黄某归还曾某10万元本息。

王刚律师点评:本案争议在于“黄某与曾某间的借用信用卡是否合法有效?”

1、本案中不存在高利转贷、恶意透支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又高利转贷给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民间借贷合同无效。本案中,曾某将其信用卡出借给黄某使用,二人对借刷信用卡产生的欠款均未约定利息,属于无偿使用,曾某不存在高利转贷目的;曾某及时归还了黄某使用信用卡产生的欠款,不存在利用POS机非法套现以及利用透支的资金进行违法犯罪等恶意透支情形;黄某是经曾某许可而使用曾某信用卡,该使用行为与刑法禁止的冒用信用卡行为有本质区别,故曾某出借信用卡的行为不构成高利转贷,亦未触犯刑律。

2、《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属于部门规章,不应作为认定合同无效的依据。虽然持卡人出借信用卡行为违反了《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以及其与发卡银行之间关于信用卡领用约定,但因为《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属于部门规章,而非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故该违规行为并不必然导致持卡人与借用人之间民间借贷关系的无效。

3、正常的信用卡借用行为无法认定为恶意串通行为。首先,主观恶意通常难以直接判断,须结合当事人的交易行为与行为后果等外在表现予以推定,在排除高利转贷、恶意透支情形下,要证明持卡人和借用人有侵害银行财产的共同欺诈故意或逃避债务的主观目的;其次,从客观上看,只要输入正确的密码,信用卡的持有者通常即可在信用额度内消费。持卡人将信用卡借给他人刷卡消费与持卡人自己刷卡代他人消费买单并无本质区别,两者均受消费额度的限制。因此,除例外情形,持卡人出借信用卡的行为对发卡银行来说充其量只是一种违规、违约行为,不能将其升格为损害银行利益的恶意串通行为,从而否定该行为对出借人与借用人产生的法律效力,据此,法院认定曾某、黄某间系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判令黄某归还曾某10万元本息。

集团数字报刊 : 芜湖日报 | 大江晚报 | 金周刊
2019-11-14 3 3 大江晚报 c123277.html 1 朋友间借用信用卡 性质如何认定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