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日报
2020年07月02日
第WBA11版:国内

被腾讯起诉拖欠广告费 老干妈1600多万财产遭冻结

老干妈回应称,未与腾讯有任何商业合作

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与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干妈”)合同纠纷案件有了裁定结果。据裁判文书网案件6月29日公开信息显示,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裁定查封、冻结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名下价值16240600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财产。该裁定结果在今年4月24日作出。此前,原告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向法院提出查封、冻结老干妈财产的请求获得法院支持,担保人新疆前海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联合为本案财产保全提供信用担保。

腾讯:老干妈拖欠千万广告费

记者从腾讯了解到,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市场合作,但老干妈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资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对方企业账户。

据介绍,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则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进行起诉。目前案件在法院具体审理过程中。

虽然腾讯方面未透露具体的合作细节,但相关报道称,2019年,老干妈曾冠名腾讯旗下《QQ飞车》。当时有分析认为,电竞用户群以年轻人为主,一向很少做营销的老干妈合作《QQ飞车》,意在为品牌加上年轻标签,是老干妈挖掘年轻用户群的信号。

对于老干妈为何未按约定付款,营销战略管理专家沈博元认为,老干妈当时可能是把广告投放到《QQ飞车》,但投资回报没有达到预期。

老干妈:未与腾讯签署合作协议

贵阳市南明区小碧派出所6月30日下午向红星资本局证实,6月30日下午,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报案称,在贵阳市南明区冷链市场(该市场在老干妈厂区旁边)与商户发生纠纷,有肢体冲突。至于这家商户是否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有关?值班民警表示不方便透露。

6月30日晚,老干妈官方微信发布声明回应“老干妈与腾讯合同纠纷案”,称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

针对此事,声明称会及时采取法律手段维护企业合法权益,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声明透露,公安机关于2020年6月20日决定对此案予以立案侦查。而对于该事件给公司声誉造成的不良影响,声明称保留追究相关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

天眼查显示,老干妈法人代表为创始人陶华碧,成立日期为2017年12月8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被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同为陶华碧)100%控股。老干妈主要生产和销售豆豉、豆腐乳、火锅底料等,在市场中颇受消费者欢迎。

官司缠身:老干妈不香了?

据了解,近年来,除了与腾讯的广告费纠纷,老干妈还与其他企业发生多起合同纠纷。业内人士认为,这些纠纷的背后,反映出老干妈内部管理出现了问题。

相关案件均发生在2014年后。据了解,2014年6月,老干妈股权结构发生变更,陶华碧将个人仅持有的1%股权转交给次子李妙行,该人成为老干妈大股东,持股51%,李贵山(陶华碧大儿子)持股49%。

陶华碧在放权之后,老干妈经历了一系列的年轻化调整,2018年,老干妈推出潮牌卫衣。2019年,老干妈又推出了“鬼畜”广告,吸引年轻消费者。

虽然老干妈动作频频,但老干妈收入反而出现了下滑的情况。2019年,陶华碧再次回归,将老干妈辣椒原料改为原来的贵州辣椒,重新调配老干妈的制作配方。这一年,老干妈收入50.23亿元,同比增长14.43%,再创历史新高;上缴税收6.36亿元,同比增长16.82%。

营销战略管理专家沈博元认为,老干妈辣椒酱不具备泛娱乐的基因,通过上述线上的游戏等营销方法实现年轻化比较牵强,冲突感太大,也体现了老干妈营销团队不专业性。

据《成都商报》

集团数字报刊 : 芜湖日报 | 大江晚报 | 金周刊
2020-07-02 老干妈回应称,未与腾讯有任何商业合作 3 3 大江晚报 c155413.html 1 被腾讯起诉拖欠广告费 老干妈1600多万财产遭冻结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