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日报
2020年07月02日
第WBB04版:作文

一棵树的生命

不知什么时候,窗前的荒地上竟生出了一棵梧桐。

谁也未曾在意过,那么一颗幼小的苗株能跟参天耸立扯上什么关系。好在平常并没有人打理,只由得它伴着晨露醒来,逐着日光嬉闹。那年,梧桐尚幼,我年纪尚小。

可是一转眼,它就变了。青绿色的叶片,在春日的温煦里招展,又在秋风的瑟瑟里凋零。它慢慢地在窗前撑起一把伞。这把伞越撑越大。夏天是最好的。浓荫正能遮住一片天空时,我清理出一片场地,搬出桌椅,只托着腮坐在下面看天、看云,看绿得恰到好处的梧桐。

晴时绿荫如歌,绿叶如琴。梧桐宛如一位技艺高超的乐师,伴着知了奏响招凰引凤的曲子。那曲子漾进整个园子,又调皮地在每个房间里游荡,逗弄着被酷暑折磨着的我。那种妙不可言的美,实在是让人心旌动摇。倘若在雨中,须是秋日的细雨,迷蒙的天空瞧不见什么颜色,黄昏是静默的,梧桐也是静默的。我在窗前看着细雨洒在它的叶片上,再悄无声息地落下。心里的尘泥仿佛也被雨水冲刷干净,安静得像一片宁谧的湖。

那年,梧桐已盛,我年岁已长。

夏夜,暴雨裹挟着张牙舞爪的闪电和漫天的雷声袭来,整个夜空被他们霸占了。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我在惶恐中忧心忡忡地看向窗外,只见梧桐像巨浪中颠簸的小舟,随时可能倾覆。它在用力地抓住土地,想要从地心深处获得力量与支持。枝摇叶落,狼狈不堪。树干在抽动着,被狂风拉扯着不停地呼号。我分明瞧见它的不甘和无奈。

一阵炸雷滚过,似乎到了世界末日。梧桐树高挺的身躯轰然倒下。只是自然之力仍不罢休。闪电不停地抽打着它残破不堪的躯干。目睹这惊心幼魄的一幕,我的心里在抽搐,在颤抖,在滴血。我不知道梧桐究竟犯了什么错误,要面临这样的惩罚。我在愤怒和哀伤中熬过了一个夜晚。

第二天黎明,雨住风停,晨曦还如昨日,若无其事地映照过来。我抚摸着梧桐倒下的树干,它还泛着生命的微光,可是再也没有往日的骄傲了。我的泪珠儿不争气地从眼眶里跃下。那个伴着我无数个日夜的生命就这样陨落在我的面前。

生命是大自然孕育的奇迹。当幼苗在坚硬的石缝中伸展,当树木在干旱的沙漠里扎根,当鸟儿为求自由不惜撞笼而死,当蝴蝶为投入眼前的花海,在窗上须断翅折,我在这棵梧桐树上看到了希望和绝境两种极端,但真正的生命就是这样在获得和失去之间苦苦挣扎,苦苦寻觅,苦苦获得,苦苦失去,生命终结,直至重生。

转身离去时,我瞥见一株幼苗,从梧桐的残根处怯生生地探出脑袋。

指导教师:刘波

芜湖荟萃中学初二(3)班 罗莎莎

集团数字报刊 : 芜湖日报 | 大江晚报 | 金周刊
2020-07-02 3 3 大江晚报 c155442.html 1 一棵树的生命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