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日报
2019年03月06日
第RB05版:留春

曲水流觞 西河春

翻开典籍,从祭祀黄帝的仪式演化为诗酒唱酬的雅事,“曲水流觞”已被文人墨客们赋予了多种含义,但有一点是共同的,无论什么含义,都和文化积淀之地有关。

曲,最初的含义就是不直的意思,一旦融入凡尘俗事,就耐人寻味了很多。没有人会一帆风顺,也没有一个地方始终繁华,大曲大折的磨砺更易修成正果,西河便是如此。这座600多年历史的古镇,曾一度显得落寞甚至凄凉。令人欣慰的是,当地政府没有忘记它的价值,在这片土地上广种梧桐树,终于引来凤凰栖身。古老码头又渐渐恢复昔日风采。

曲的另一层意思是乐曲。在西河,在春天,最能配合春暖花开的画面莫过于《高山流水》这首古琴曲。当悠扬委婉的琴声奏响时,极目四野,碧波荡漾的青弋江犹如一条白练,漂浮在桃红柳绿之中;佛光塔影的珩琅山孤峰独秀,隐约于阡陌纵横之上。在这样的环境中品香茗、食小点,怎能不生出一种惬意。而闲趁怡情于西河九曲十八弯的乡村陌上,山花吐馨草色争青,此“曲”虽非彼曲,更令人轻松愉悦。

俞伯牙因知音难觅,为钟子期破琴绝弦成就了一段千古佳话,但没有人关注琴是怎么来的。古镇有个斫琴师翟光宝先生,尽管一把古琴从选材到上弦至少需要两年时间,但翟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始终坚持不懈地传承这门古老的工艺,我们没有不为之感动的理由。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王维有没有顿悟人们不得而知,但西河的曲幽之处还是给人诸多感应。漫步蜿蜒绵长的狭窄街道时,忽然就有一个大转弯,透过那些明清风格的古宅之间的缝隙,江面上又是一笺清墨,一水淡雅。幸而前人留下的墨宝不多,否则真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感觉。再望望对岸的珩琅山,薄薄烟雾中,“空山不见人”的华严寺若隐若现,海市蜃楼般如梦如幻,令人神往。

水,万物之源。逐水而居,西河人才能繁衍至今。由此缓缓流过的青弋江,用无穷的情、无尽的意,告知了西河人一个天地大道:缺水多水都能带来灾难。沿着江畔筑起的古宅墙脚高达数米,江水浸泡的印记便是一个临界点。超过这个点,古镇就会一片汪洋;低于这个点,庄稼往往会绝收。西河人自然明白这个过犹不及的道理。因古镇建在圩埂之上,该疏导时疏导,该加高时加高,以至很多门窗都要低于街面,水流终于朝着人们需要的方向流淌。人与自然的和谐,终究靠人类的双手。

当然,人类并不能左右全部自然现象,一江春水向东流即如是,但西河的水同西河人一样慷慨,在流淌过程中总能丢下一堆美味。俗称“毫末筒子”、“痴鼓呆子”、“餐条子”、“昂金老”等各种肉滚滚的小杂鱼极其鲜美。河道里、沟渠中都有,放下一张丝网,很快便能缠上十几条,放点水磨红辣椒清蒸,加几根咸菜红烧,都可以让人吃得欲罢不能。

动感十足的“流”字是西河水的生命。因为流动不止,青弋江水流明澈,即使一队驳船突突驶过,也只留下几层荡漾的水纹,很快又是碧波滟滟。最妙的是夜幕降临时,一排货船泊在岸边,时不时漂过一两叶打鱼归来的小船。灯火阑珊,水光涟涟之际,偶尔一阵丝竹传来,会让人怀疑身处秦淮河之中。

觞是古人的酒具,既叫羽觞杯又称双耳杯,总是比我们用的玻璃杯要有情趣的多。可以想象,你穿上古装,静静地站在江畔,看着一只承载着良好祝愿、装满美酒的觞,犹如一条小小的纸船随波逐流地飘到你的面前,你将之轻轻捧起,像古代雅士一样用长长的衣袖遮挡住,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浪漫,莫过于这种古风神韵!而说起觞,又不得不提《三国演义》。刘关张相逢意气为君饮,觞来觞往,从此,“看我兄弟,迎着烽烟大步来……”其时,正处桃花笑春风之际。早春西河,珩琅山下、青弋江岸,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贪恋杯中物的人们便用桃花来泡酒,酒香之中有桃香,别有一番风味。西河很多老宅里至今仍有过去的觞,若是取来,站在江边饮下一杯桃花美酒,心情又该是何等的畅快。

婉丽春光中,当曲、水、流、觞融合在一起,西河的春天就多了几分浪漫的色彩和幽深的底蕴。孤峰独秀的珩琅山,滔滔不绝的弋江水,也因此年年竞秀,岁岁不竭。

西河,水因曲而流动,曲顺水而循环,水由此而活,曲因此而美。曲水养活了鲜美的鱼虾,养活了无数西河人,如今又激活了古镇新生的步履。曲水流觞,应该没有比这更好的西河春景代名词了。

红杨树

集团数字报刊 : 芜湖日报 | 大江晚报 | 金周刊
2019-03-06 2 2 芜湖日报 c79325.html 1 曲水流觞 西河春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