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日报
2020年02月12日
第RB02版:专 版

90后姑娘穿“战衣” 成隔离区“第一人”

□ 记者 程茜

1991年出生的水琴是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隔离病房的护士,她在这次防控疫情中有了三个“第一”,二院第一个报名进隔离区的护士、第一个真正走入隔离区的护士、第一个接触疑似患者的护士。

水琴剪着一头短发,说话语速快,爱笑。她告诉记者,自己2013年4月来到二院工作,是心内一科的护士。在医院建起隔离病房后,她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在隔离区里,所有的护士都要穿着三层防护服,戴上两层口罩。“我之前在网上看到奋战一线的医护人员穿那身衣服的时候,就感觉很敬畏,觉得那就是我们的‘战衣’!我当时是第一个穿的,在所有人的‘见证’下,一共穿了近20分钟。全部完成的那一刻,一种神圣感从心底涌起!”

当然,同时感觉到的还有“闷”,水琴说,“最多的时候脸上有N95口罩、外科口罩、护目镜、面罩,三四层,确实觉得呼吸都没那么顺畅。”严密装备下,护士们与患者近距离接触,询问病情、操作治疗等等,其中的风险与艰苦显而易见。

不过,这些困难水琴都克服了。她说,自己最近苦恼的其实是镜片的问题。“在病区会很忙很热,背上全是汗,一热就会用力呼吸,护目镜的镜片就容易糊。”水琴说,有时糊得厉害了,也会让轻症的病人搭把手,拿个东西拧个瓶盖什么的,大家也都乐于帮忙。

记者问她害不害怕,姑娘摇摇头。“真的没有担忧和害怕。因为我们所有关注点都在病人身上,没时间思考其他问题。离患者最近的就是护士,我们一定要给他们信心和鼓励。”水琴清楚地记得她接触的第一例疑似患者是一位年轻女性,“她见到我第一句话就问,‘我会不会死?’,我能感受到她的无助,就一直安慰她,告诉她要科学看待,要有信心。”

在隔离区里,护士就是患者最亲的人。“心理护理本身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只要有时间,就会陪患者聊天,聊些积极的、开心的事情,引导他们树立正面疾病的信心,尽量让他们保持一个好的状态。”

水琴和同事两人负责一层楼的患者。在隔离区工作一次要6小时,手机等任何个人物品不得带入。“我昨天的班次是上午8点到下午2点,今天下午班,下午2点到晚上8点。”值班期间,护士们除了患者的治疗和护理外,还要承担病区的消毒、生活垃圾和医疗垃圾的处理、病人的出入院办理等工作,相比较平时的工作,身心压力都要重不少。

穿上隔离服,其间不饮不食,甚至不能如厕。为了少上厕所,护士们想了很多办法。水琴笑着分享道:“值班前2个小时我就不喝水了,平时也不吃稀饭,吃一些士力架、压缩饼干,水分少、能量大。”

集团数字报刊 : 芜湖日报 | 大江晚报 | 金周刊
2020-02-12 2 2 芜湖日报 c135035.html 1 90后姑娘穿“战衣” 成隔离区“第一人”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