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日报
2023年05月08日
第A03版:国际·综合

霸道的“规则” 霸权的“秩序”

——起底美国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我们常听到一个说法叫做‘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这是一个模糊不清的说法,《联合国宪章》里没有,各国领导人在联合国通过的宣言里没有,联大和安理会决议里也没有。我们一直想问,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到底是基于什么样的规则,基于谁制定的规则,这些规则与国际秩序之间是什么关系?”今年年初,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在联合国安理会一场公开辩论会上发出这番质问。

美国一些政客如今张口闭口“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却从未向世界解释清楚上述关键问题。这并非他们“粗心大意”,而是有意为之:他们不愿清晰定义,也不想解释清楚,因为那会妨碍他们随心所欲地给他国扣帽子,因为他们自己经常玩弄“双重标准”,因为事实真相会戳破其虚伪假面。

就算美国不说,世人也知道:美国口中所谓的“规则”,就是其说一不二的霸道规则;所谓的“秩序”,就是“美国优先”的霸权秩序。

寻找说辞:为自己非法行为穿上合法外衣

“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并非新说辞。美国芝加哥大学学者保罗·波斯特表示,这一表述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越来越多地被美国政府使用,其目的就是为自己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的行为寻找说辞。

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获得独霸全球的地位,为摆脱联合国体系和国际法的约束,美国人炮制了“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这一说辞,用来美化包装霸权主义。伊拉克战争是一个典型例子——美国未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其军事行动师出无名,就连法国、德国等盟友也强烈反对。

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说,能够随时使用“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一词,似乎已成为美国政客或官员的一项工作要求。

俄罗斯战略规划与预测研究所所长亚历山大·古谢夫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刻意保持“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定义的模糊性,因为这些所谓的“规则”越不具体,美国就越能对其随意“装扮”。一旦有国家违背美国的意愿,美国就可指责其“违反规则”,就有理由对其进行惩罚。

在伊拉克大学新闻学教授穆罕默德·朱布里看来,这些所谓“规则”在行动上的具体表现就是:政治上,美国奉行强权政治,强迫他国服从;经济上,美国利用美元霸权和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的控制,掌控他国经济命脉;安全上,美国在全球设置大量军事基地,还对包括盟友在内的各国进行监听;科技上,美国垄断核心技术,不择手段阻碍他国研发,确保自身领先地位;意识形态上,美国把西方价值观鼓吹为“普世价值”,向非西方国家强行灌输。

归根结底,在美国看来,顺从它的要求,服从它的意志,就是“遵守规则”,否则就是“破坏规则”。用意大利国际问题专家贾恩卡洛·埃利亚·瓦洛里的话说:“‘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实际上就是另一种版本的强权政治。”

双重标准:“必须遵守国际法,除非你是美国”

2018年4月14日凌晨,火光撕破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夜空。美国、英国、法国对叙利亚发动这次空袭的理由是,叙政府用“化学武器”攻击反对派武装控制区。

时任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贾法里曾不止一次在联合国会议上痛诉美国等国污蔑叙利亚政府,而美方对此充耳不闻,继续肆意对叙进行制裁和军事打击。曾有一张贾法里坐在联合国总部大楼休息区的照片在网上广为流传:身形高大、西装革履的他低着头,背稍屈,双手交握,身影中透出疲惫。在他身旁的窗外,楼下一座亭子里悬挂着“和平钟”。

国际舆论从这张照片中感受到“弱国外交官”的悲凉与无奈。但反过来看,叙利亚的遭遇更凸显了美国及其盟友对国际法的蔑视。

叙利亚陷入内战后,美国深度介入,频繁进行军事干预,其军事行动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也未获叙政府同意。美国学者玛戈·帕特森说,在战争问题上,美国一贯表现出国际法只适用于其他国家,而不适用于美国自身。

众所周知,世界上只有一种秩序,就是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只有一套规则,就是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美国宣扬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真实意图是要在现有国际法体系之外另搞一套。当国际法符合美国利益时就强调要遵守国际法,反之就不谈国际法,而强调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其所作所为本质上就是以自我利益为中心,把自己的标准和意志强加于人,为“双重标准”“例外主义”大开后门。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魏南枝指出,二战结束后,以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前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为基础的全球性政治、安全、金融、贸易、文化等秩序得以建立。但是,美国对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始终是合则用、不合则弃。

在政治与安全领域,美国蔑视联合国宪章确立的自决、主权及和平解决争端等概念,自二战结束以来,不断发动战争或策动“颜色革命”,试图推翻50多个外国政府,粗暴干涉至少30个国家的民主选举;在经贸领域,美国频繁对他国发起贸易战,世贸组织明确认定美对华关税战违反全球贸易规则,美国却置之不理,还阻挠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任命新法官;在金融领域,美国不仅利用美元的主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向全世界收取“铸币税”,还操纵国际金融组织,在援助他国时要求受援国推行金融自由化、加大金融市场开放,为美国资本渗透和投机减少阻碍;在科技领域,美国时常把自己的“家法帮规”包装成国际规则,比如推出《芯片与科学法》等法案,通过长臂管辖堂而皇之地遏制其他国家科技发展。

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曾在《外交政策》网站撰文说,美国在认为国际秩序不利于自己时,就按自己的意愿忽略、逃避或改变秩序。即便是美国的盟友也希望美国能遵守自己倡导的秩序。

“必须遵守国际法,除非你是美国。”美国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麦科伊如此说。

霸权衰落:“‘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正在垂死挣扎”

近年来,随着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美西方相对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持续下降。在此背景下,美国越发强调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目的在于维护自身不断衰落的霸权,阻碍国际格局演变和世界多极化潮流。

为体现所谓的“价值观”,美国操弄意识形态工具,给“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披上“自由”“民主”外衣,把美国眼中的“竞争对手”丑化为破坏“自由”“民主”的“威权国家”,但这样的花招蒙蔽不了世界。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于洁认为,“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暗含的意思是,世界各国都应当实行西方民主模式。但这套政治制度自身出现很大问题。过去十多年来,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的问题上更加积极地要求提高自身话语权。这种诉求今后会更加强烈。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问题学者袁莎指出,这些年来,美国对自身霸权衰落的焦虑感急剧上升,因此想利用“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这一说辞来对中国等非西方国家进行遏制打压。尤其是拜登政府上台后,积极拉拢盟友伙伴构筑小圈子,建立排他性、阵营化的伪多边体系,以“家法帮规”代替联合国体系下的国际规则,阻碍构建包容、开放的国际秩序。

国际社会的确需要规则和秩序,但它们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制定,而不是谁的胳膊粗、气力大谁就说了算,更不能只服务于少数国家、少数群体的利益。

“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实际是不公平的‘西方秩序’。”法国前驻美大使热拉尔·阿罗说。

“‘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正在垂死挣扎。”美国麦卡莱斯特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安德鲁·莱瑟姆说,而有些人还没有认清这一现实。

说到底,被美国一些政客天天挂在嘴边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不过是一种冠冕堂皇的说辞。其真义,一是“维护霸权”,试图延续其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例外”地位,一是“逃避现实”,力图掩盖其对非西方世界崛起这一世界大势的抗拒心态。

新华社记者 朱瑞卿 丁宜

集团数字报刊 : 芜湖日报 | 大江晚报 | 金周刊
2023-05-08 ——起底美国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2 2 芜湖日报 c297786.html 1 霸道的“规则” 霸权的“秩序”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