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日报
2023年05月08日
第A08版:副刊

春茶旧事

谷雨时节,读到“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绿嫩难盈笼,清和易晚天”的诗句,眼前便浮现出小时候采茶的情景。

我家的后山上也有一片茶树,是那种修剪得矮矮的,像小绿伞一样撑开,葱葱茏茏,仿佛给大地蔽日遮雨;又像小姑娘舞蹈着旋转开来的圆形裙裾。我喜欢跟着大人一起去采茶。背着小背篓,跟在母亲身后,茶树和我身高相差不大,一棵棵茶树像我的一个个小伙伴。母亲教我两只手同时运作,大拇指和食指掐着顶端最嫩的两片叶子,像是春天的一抹绿烟,轻轻飘到手里,又轻轻飘入小背篓。母亲说这样采茶快,采下的茶叶好。

雨前雨后采茶忙,嫩绿新抽一寸香。谷雨前的天气清明和暖,新抽出的一寸叶片鲜嫩滴翠,正是采摘的最佳时间,有茶树的人家都忙着采摘。人在茶树间立定,一双手在茶树上忙活,仿佛给茶树梳头;采茶的时候不时挪动脚步,采下的茶叶时不时往身后一探,放入背篓,又好像人在起舞。茶香弥漫,包裹着采茶人,吸入的空气仿佛都是香甜的。

为了不错过最佳采茶期,有些茶树多的人家需要请人采茶,以采下的茶叶重量结算工钱。因为采茶算是轻活儿,小孩也可以去挣一点零花钱。小时候我堂姊每年都要去茶山采茶挣钱,虽然小孩的采茶速度远远不及大人,到手的钱也不多,但对我们孩子来说,已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我非常羡慕,可惜母亲一次也不让我去,不知何故。现在想起来,不知道母亲是不是担心我小小年纪眼睛盯着那一点小钱,而忘记看远方,走属于自己本该走的路。

因为采茶时悠然的心情,半日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晚霞染红西边的半边天空时,小背篓还是装不满。暮色降临,小狗摇着尾巴来迎接我们回家。

采回家的嫩芽当天晚上就要放入铁锅翻炒,杀青、揉捻、炭火烘干,这些都是母亲的事儿。我只在边上看着,嗅着浓郁的茶香翻炒时从铁锅中溢出来,在簸箕里揉捻时从母亲的双手弥漫开来,热气氤氲,茶香缭绕,在昏黄的灯光下,给春天的夜晚笼上一层无比温暖的色调。

加工好的茶叶是父亲和母亲的最爱。记忆中他们嫌搪瓷缸太小,常用盆子泡茶。一根根嫩芽在沸水的冲泡下,舒展开叶片,像树上一样鲜活、娇嫩,潜在水中游泳;又像是倒映在水中的一缕绿云。泡出的茶可以喝上一整天。母亲有时还用茶汤泡饭,就着咸菜可以吃上两大碗,说好吃不过茶泡饭。

如今父母已年近八旬,好多年不曾亲手采茶、制茶了。我自从离家读书,工作,也不曾有过采茶的体验。童年时那些与茶相关的旧事,成了脑海里最美的记忆。一缕缕茶香,穿过漫长岁月的尘烟,馨香无比,滋润着我的心灵。

张绍琴

集团数字报刊 : 芜湖日报 | 大江晚报 | 金周刊
2023-05-08 2 2 芜湖日报 c297826.html 1 春茶旧事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