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日报
2023年09月18日
第A08版:副刊

篦子下的旧日时光

三十多年前,通常都是这样一个秋日的正午,太阳暖暖地照在矮墙上,奶奶搬个小板凳,懒懒地坐在矮墙根儿梳头。

奶奶的头发很长,虽已花白,却依旧茂密。奶奶总是小心翼翼地将发髻打开:拇指和食指捏着发簪,只轻轻一抽,头发便会打着卷儿般散开。奶奶朝木梳上吐点口水,从上往下将头发一点点梳开。阳光照在被口水打湿的头发上,油亮亮的,梳子印儿都依稀可见。奶奶又轻轻地将梳子上掉落的头发捻起,在手里打个小结放在一边。见我在一边探着脑袋看她,奶奶便唤我进屋去帮她拿篦子。

奶奶有一个老式的木头匣儿,宝贝一样放在她的床头。匣子里零乱地放着些发簪、发笼、木梳、发夹、头绳……篦子也在里面。我总喜欢在她那个匣子里翻来倒去,总会时不时地找到些老物件儿。那个陈旧的匣子和奶奶的发髻一样神秘,奶奶像爱自己的发髻一般珍爱那个匣子,总会隔三差五地拿出来擦拭。奶奶有时高兴了也会给我讲“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我那时便觉得奶奶那个匣子便是那个神奇的百宝箱,还曾幻想有一天长大了给匣子里面放上点宝贝,可未等我长大,奶奶就去世了,连同那个旧木头匣子一起不见了。

奶奶的篦子是竹子制的,中间有梁儿,两侧是细细密密的齿儿,那齿儿要比梳子密得多。奶奶的篦子黑亮亮的,早不见了原本竹子的色泽,据说是很久很久以前,爷爷去山上打游击时送给奶奶的信物。我想不通这么个小玩意儿有什么好的,奶奶却一直宝贝一样儿收着。

奶奶接过篦子,总习惯地梳一下,又对着阳光举起,眯起眼睛看一眼,再梳一下,再看一眼。奶奶说:太阳好,抓小咬,小咬再小跑不了。我觉得好玩,便会在奶奶把头发梳好、发髻挽起后,趴在奶奶腿上央求奶奶帮我也抓一下小咬。每当听到奶奶喊“抓到了!抓到了!”,随之便会听到她嘴里夸张地“咯嘣”一声。奶奶咬小咬的声音让我兴奋不已,我便会老老实实地趴好,让奶奶再多抓两只。奶奶便会将我的头往怀里拉一拉,一只手轻轻地按住发根,另一只手拿着篦子,轻轻地梳下去,细细密密的篦齿划过的时候有点细痒,却很舒服。奶奶边梳边说:“小虱子小虮子儿,专咬不听话的小妮子儿。”我就那样趴在奶奶的腿上,由着篦子轻轻地钻过发丝,太阳暖暖地照着……时光就那样在篦齿间一点点地溜走,连声招呼也没打,我就长大了。

还是那样的秋日,还是那样暖暖的阳光。“专咬不听话的小妮子儿”的小虱子小虮子儿不见了,篦子不见了,奶奶却永远地活在了我的记忆里。

葛鑫

集团数字报刊 : 芜湖日报 | 大江晚报 | 金周刊
2023-09-18 2 2 芜湖日报 c315793.html 1 篦子下的旧日时光 /enpproperty-->